律師和家屬交流案情的邊界

2019年8月28日11:07:57 評論

磁力猪cilizhu律師在和家屬交流案件有關情況時,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進行分析判斷,哪些可以說,哪些不能說;哪些只能大體和粗略的說,哪些可以說詳細點。既能滿足家屬知情權的需要,維系和家屬之間的信任關系,同時避免不加節制、不加選擇的都說,出現執業風險。

律師對辦理案件過程中獲悉有關案件重要信息、證據材料的保密義務與家屬想通過律師了解案件有關情況之間存在矛盾和沖突。

磁力猪cilizhu律師如果在家屬面前對案件的有關情況三緘其口,會導致家屬的不滿以及失去家屬的信任,也與律師承辦業務,應當及時向委托人通報委托事項辦理進程情況的義務相沖突。

但律師如果把辦案過程中所知悉的案件有關情況告訴家屬,則涉嫌違反《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第三十八條的規定,輕則被停止執業,重則被吊銷執業證書,還存在被追究刑事責任的風險。兩難之間,何去何從,考驗著律師的經驗和智慧。

對于這一問題,我們首先需要厘清的是律師為什么不能披露、散布不公開審理案件的信息、材料,或者本人、其他律師在辦案過程中獲悉的有關案件重要信息、證據材料。

對于不能披露、散布不公開審理案件的信息、材料很好理解,因為是直接違反了刑事訴訟法公開審理以及例外性不公開審理的規定。但對于不得披露、散布其它案件重要信息和證據材料,解釋起來相對復雜。這涉及到偵查秘密原則和公眾知悉權,打擊犯罪與保障人權之間的沖突和平衡。

磁力猪cilizhu偵查秘密原則是指在偵查過程中,為了保護國家利益和保障偵查活動的順利進行,應當保守偵查活動的有關情況,不得違反偵查目的把偵查的有關情況向嫌疑人及社會成員披露和散布。目的是防止被追訴人逃避追訴、防止干擾證人作證、鼓勵知情人自由作證、保護無辜被追訴者的名義等。

但隨著民主政治所要求政務公開的需要以及維系程序正當,偵查秘密原則出現例外。其中最為重要的例外就是律師可以通過介入偵查活動,了解案件辦理的有關情況,在打擊犯罪和保障人權之間實現適當的平衡。但如果律師不加節制地披露或散布所了解的案件有關情況,則可能會影響和妨礙到偵查活動的順利進行,從而影響到對犯罪的追訴。

故就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第三十八條的規定:“律師應當保守在執業活動中知悉的國家秘密、商業秘密,不得泄露當事人的隱私。”以及《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第三十八條第四項的規定:“違反規定披露、散布不公開審理案件的信息、材料,或者本人、其他律師在辦案過程中獲悉的有關案件重要信息、證據材料。”

磁力猪cilizhu通過這一簡單梳理,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律師并不是不能和家屬交流案件的有關情況,關鍵在于所交流的案件有關情況不能屬于國家秘密,不能發生影響和妨礙偵查活動順利進行的后果。如果不存在可能導致被追訴人逃避追訴、干擾證人作證、影響到知情人自由作證等危險,律師是可以把所了解案件情況告訴家屬,滿足家屬知情權的需要。這種理解本質上符合設定偵查秘密原則的目的。

《律師執業管理辦法》第三十八條所指稱的也是有關案件重要信息、證據材料,后果也是披露了有關案件重要信息、證據材料會影響到案件依法辦理。故并不需要什么都不說,在家屬面前三緘其口,其中關鍵在于交流的案情是否存在影響和妨礙偵查順利進行的危險,這也是律師和家屬交流案情的邊界。

磁力猪cilizhu具體而言,存在下列情形時,律師不能夠把所了解的案件情況告訴家屬:

磁力猪cilizhu一、同案犯在逃,有可能影響到對同案犯的抓捕和重要證據收集的;

二、有可能發生毀滅、偽造、隱匿、轉移證據以及實施串供危險的;

三、有可能對證人、被害人實施威逼、恐嚇、利誘、收買行為,干擾證人、被害人作證的;

四、可能打擊報復證人、被害人、舉報人和控告人的;

磁力猪cilizhu五、有可能發生隱瞞、轉移犯罪所得以及贓款、贓物的;

六、可能引發新的犯罪行為發生的;

七、存在其它可能影響或妨礙到偵查活動順利的情形。

磁力猪cilizhu這就要求律師在和家屬交流案件有關情況時,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進行分析判斷,哪些可以說,哪些不能說;哪些只能大體和粗略的說,哪些可以說詳細點。既能滿足家屬知情權的需要,維系和家屬之間的信任關系,同時避免不加節制、不加選擇的都說,出現執業風險。

這要靠律師的經驗和智慧,但如果不能把握,不能控制時,最好的選擇還是不說。尤其是年輕律師不能夠為了討好家屬,一味迎合家屬的需要,要時刻保持獨立判斷的精神。讓家屬滿意,能掙更多的錢固然重要,但沒有必要賭上自己的職業。說得脫,走得脫,不是說與不說的問題,而是能不能走得脫的問題。

chongdao
  • 版權聲明:本文由 湖北崇道律師事務所 整理發布,感謝您的閱讀!
  • 文章鏈接:http://blue-wedding.com/1130.html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