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校園暴力事件的反思

2019年7月8日08:44:27 評論

磁力猪cilizhu學生時代,“低年級”對“高年級”總有種說不出的向往與崇拜,我們渴望長大,渴望成熟,我們憧憬著“高年級”的秘密,我們也迫不及待想看到再長大一會兒才能領略的風景。

磁力猪cilizhu但是這份隱秘的崇拜之情是什么時候會產生改變呢?

磁力猪cilizhu2019年6月28號在廣西南京某初中宿舍內,一名初一女學生被八名初二女生圍毆,她們輪番抓著這名女生的頭發,持續掌摑,并且拍攝了這名初一女生被霸凌的樣子,在視頻內容中,有女生說“打到我累完”,有圍觀學生“埋怨”說“打得不給力”。

磁力猪cilizhu一旦發生校園暴力事件,就會有施暴者和受暴者,但將這兩個身份放在一個大集體里,二者皆是少數,剩下的更多的其實是“旁觀者”。

磁力猪cilizhu他們也許根本毫不知情,也許只是曾經意識到過霸凌的苗頭,也許是霸凌事件的見證者,他們或想出手相助卻無從言語,他們或冷眼旁觀,或起哄架秧,總的來說,包裹在校園暴力事件之外的是一陣“沉默的螺旋”。

在大眾傳播學理論中,“沉默的螺旋”指的是這樣一個現象:

磁力猪cilizhu人們在表達自己想法和觀點的時候,如果看到自己贊同的觀點受到廣泛歡迎,就會積極參與進來,這類觀點就會越發大膽地發表和擴散;

磁力猪cilizhu而發覺某一觀點無人或很少有人理會(有時會有群起而攻之的遭遇),即使自己贊同它,也會保持沉默。

磁力猪cilizhu意見一方的沉默造成另一方意見的增勢,如此循環往復,便形成一方的聲音越來越強大,另一方越來越沉默下去的螺旋發展過程。

我們有時候不敢發聲,怕自己在這沉默的氛圍里找不到聲援,怕自己成為那唯一的反擊者,怕自己最終變成了被霸凌的對象。

磁力猪cilizhu明明沉默的人,心懷正義的人,才是那個多數,但沒有了意見領袖后,大家在各自的心里是獨立的個體,為了自保而沒有辦法伸出援手。

曾經有一位被校園暴力過的女孩子,她在未完成初中學業時便選擇了休學,父母勸她、開解她重回校園,在帶領她邁進校園的第一步時,她便轉身就跑,她害怕校園。

校園里有什么,老師,同學,作業······她的眼里呢?欺負她的人和看著她被欺負的人。

被掌摑的初一女生在經醫院檢查后,由耳鼻、咽喉、頭頸等外科檢查結果顯示,其身體未現異常,但是其心理狀況我們卻無從知曉。

曾看到這么一句話“幸福的童年能治愈一生,不幸的童年要用一生治愈”,這句話應該同樣適用于我們的校園時代。

磁力猪cilizhu當你長大成人步入社會,再回首校園時期的煩惱困頓,你也許會付之一笑,可對正在經歷或從未走出過由校園暴力帶來的傷痛困苦的人而言,校園生活不再是一段能隨時間消逝而變得柔和的回憶,相對于被冷落、被孤立的那種如“貼加官”般的窒息感,經受的身體的傷害都顯得那么不值一提了。

在《切爾諾貝利的祭禱》一書中說道:“惡并非本質,而是善的喪失,就像黑暗不是別的,而是光明的缺失。”惟愿我們每個人心里的善能驅散隱藏的惡,也惟愿世界的黑暗角落也終迎來光明。

chongdao
  • 版權聲明:本文由 湖北崇道律師事務所 整理發布,感謝您的閱讀!
  • 文章鏈接:http://blue-wedding.com/940.html

發表評論